当前位置: 首页 青春热点

探病杂记

发稿时间:2017年04月23日 编辑:新闻中心总编室 帷宏 榭亭 来源: 政管学院 邵镭雨

    前几天去医院看了一个住院的同学,回来后感触挺多的。

  刚进病房就闻到了医院那股特殊的味道,刺鼻得很,自然不是很喜欢。病房里放了三张病床,同学住在中间的那张,床与床之间挺挤的,不比洪楼的宿舍好到哪去。旁边是一个跟我们大概同龄的男生,他的妈妈在照顾他,好像在用山东话劝他,让他乐观一点。他看起来确实很脆弱,堂堂八尺男儿,此时倒有弱不禁风的样子,再穿上那件宽宽大大的白线条的病号服,更让人感觉羸弱。靠窗那边是一位老人,看起来有六七十岁了,最醒目的还是他的输液管里输着貌似血一样的液体,想来他的病情是严重的。他的儿子是一位中年男人,正在打电话,貌似是有人打电话来问候老人的身体情况。总之,整个病房充满着一种沉闷的气氛,让人很不喜欢,我在等候时也就找个角落坐下来玩手机。

  不一会儿,同学来了,他胸腔上挂着一个瓶子,胸部刚刚打了麻药,想必是很疼的。但他很活泼,一进来气氛就已经热烈起来了,他不住地朝着我们笑,眼睛里放着光,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欣喜和开心。他在和我们以及护士姐姐攀谈着,仿佛不知道自己生病了,这里也不是医院,而是来和朋友相聚的某个转角餐厅。我被他的乐观吸引了,气氛也没有那么压抑。看着旁边和我们同龄的男生,我感觉要是都像我这个同学这样,不仅对他自己身体恢复有好处,他的妈妈也可以开心点,而不是那么愁眉苦脸。

  我在旁边看着那位妈妈,开始发呆了。或许是已经好久不见自己妈妈了,也想起了她在医院陪我的事情,让我都快流出泪来。小时候自己身体不好,妈妈经常陪我住在医院里,而且往往一住就是一个多星期,甚至半个月。我妈妈和那位男生的妈妈一样,是位再普通不过的中年妇女,只偶尔看一看手机,在那么多个日子里,她该多无聊啊,她该是怎样熬过来的啊?我们现在是很“惜时”的人,我们是很不愿意做一些对自己没有太大意义的事,或者说不愿意为别人浪费自己的时间。如果按此逻辑,那妈妈在那些日子里又浪费了多少时间呢?也许,这就是妈妈对儿子的爱,她不在乎这些时间的“浪费”,那时那刻她更担心儿子的身体,哪还有时间考虑浪费时间这一说呢。细细想来,这些来陪病人的亲属挺不容易的,他们虽没有切身感受病体折磨的痛楚,但那份守在儿子身边的母亲的心,那个在老人旁边默默抽烟的儿子的心,也不会好受到哪吧。这些陪床的人,真心感谢你们,感谢你们在那段时间的守候。

  在那里坐着,我还想起了家里的一些事,后来旁边另一个同来的同学打断了我的思考,我们又寒暄了一会,就离开了。走到电梯口,我转身看着病房,心里默默想,也许只有在这个地点,才会想这么多,才有多愁善感的自己。想家,想妈妈,想那些一起度过的艰难日子!


顶部 微信二维码 底部

扫描二维码下载
“中国青年”移动客户端

扫描二维码关注
“青年之声”微信